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极速炸金花怎么玩首页 >>军事新闻>>正文

下山迎来-在道路阻断、官兵因为执勤任务不能下山的情况下

【武磊替补登场】

終於登上哨所,近乎虛脫的王玲嘴唇烏黑,被官兵扶進宿舍,吸了近半小時的氧才緩過來。

“歡迎再來,真希望你們能多待一會兒。”官兵們在門口不停地揮手道別。望著久久不願進屋的戰士,王玲在心裡默念:這一趟,值了;下一次,還來!

此時,隊員們已紛紛拿起儀器為官兵查體巡診。“有些低燒,我給你拿些感冒藥,註意按時吃。你加一下我的微信,以後身體不舒服直接聯繫我……”王玲強忍頭疼,也加入了為官兵細心診療的行列。不少戰士因長期缺氧導致胸口刺痛,王玲和隊友們在給官兵普及醫學常識的同時又做了筆記,以備下次更有針對性地開展巡診。

“664、665、666!”踏上最後一級臺階,文職女軍醫王玲終於登上海拔4655米的“雲中哨所”——詹娘舍哨所。

然而,路途並不順利,車隊開到一半,前車對講機傳來一個壞消息:昨天突降暴雨,發生塌方,阻斷了道路,需要徒步登至山頂。

由於任務安排緊湊,醫療隊給官兵普查之後,便收拾設備準備下山。走至哨所門前,透過滴滿雨珠的玻璃,看到繪製在崖壁上的一面五星紅旗,王玲感慨道:“多麼可愛的戰士!我們的歲月靜好,原來就是他們這樣換來的。”

詹娘舍哨所被稱為“立錐之地”,其陡峭不言而喻。“上哨所的路很險,大家自願。”帶隊的醫院副院長周學遠召集大家商量。“爬也要爬上去”“我們不能例外”……在王玲和全體文職人員的堅持下,醫療隊決定徒步登上詹娘舍。

沿途,是滾落的大石、垂直的崖壁,還有不斷攀升的海拔。山勢越來越險,氣溫越來越低,空氣越來越稀薄,強烈的高原反應讓大家頭痛欲裂、呼吸急促。隊伍一路走走停停,隨隊上山的兩條軍犬也略顯疲憊地當著“開路先鋒”。萬般艱難下的登頂之路,需要剋服的不僅僅是身體關,更是心理關。

8月初,在道路阻斷、官兵因為執勤任務不能下山的情況下,陸軍第953醫院醫療隊徒步登山前來為駐防官兵巡診,王玲是其中一員。戰士們說,這是哨所建立幾十年以來迎來首位文職女軍醫。

行至半途,本就狹窄的道路被落石堵死,隊員只能俯身在隨時可能滑落的碎石之上前進。“全是懸崖峭壁,當時根本不敢往下看,一直在鼓勵自己‘一定要堅持’。”想起當時的情形,王玲事後依然心有餘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