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极速炸金花怎么玩首页 >>综合新闻>>正文

短视网络-他相信很多人都不会在这里待下去了

【付国豪已出院】

七年後,丹丹的長髮已經過腰,扮古裝造型甚至都不需要戴假髮,但她依然是影片中一閃而過的龍套演員。橫店的古裝戲很多,但她卻覺得苦惱,因為群眾演員在劇組地位低,好看的衣服都被帶點角色的人選走了,自己穿不上喜歡的戲服。

當群演穿不了心儀的古裝乾脆自己拍,想怎麼穿就怎麼穿

甚至平時出門,丹丹都乾脆是一身古裝扮相,仿佛從古代穿越回來的俠女。

自己拍網劇,各種風格隨意選,想拍什麼題材就拍什麼題材,再也不用像在劇組裡那樣,挑別人剩下的衣服,還得看人眼色。

1996年接拍首部影視劇開始,20多年來,橫店由浙江西部一個窮山溝變身為“中國好萊塢”,大批懷揣與明星同台夢想的群眾演員雲集這裡,希望能在影視劇上露把臉,或許有朝一日還能紅。

鹹魚從現實世界一名默默無聞的群演,變成了一名網絡世界里的主角。鹹魚說,來橫店的人都是有夢想的,但夢想不能當飯吃,他之所以取藝名叫鹹魚,就想著有朝一日能夠“鹹魚”能夠翻身。

以前沒人知道鹹魚,只是畫面中的背景之一,現在他在快手平臺上了自己的粉絲,把才藝展現給喜歡他的人看,還能有不錯的收入,自己雖然在電影方面可能沒有多大建樹,但是通過快手也算是圓了一個小小的夢想。

而丹丹對古裝的喜愛,幾乎已經到了痴迷的程度。劇組裡穿不上,那就自己買,這些年光是自己添置的古裝戲服,就有好幾百件。

“橫漂”四年的路人甲在網絡世界刷足存在感

2010年來到橫店、至今已經快十年的內蒙古人黃瀚旋(快手ID:yemeng5678)是位老“橫漂”。十年群演經歷,他說自己看盡了橫店的滄海桑田。當年從專業影視院校畢業後,義無反顧來到橫店,卻只能演具“屍體”,直到現在仍是排不上號的小角色。

在橫店堅持了快4年,鹹魚說,一是自己難以捨去的影視夢;二是還有網絡世界,能讓他找到一絲存在感。如果沒有網絡,他相信很多人都不會在這裡待下去了。

科班出身老“橫漂”自編自導多部網劇

十年前走在橫店的路上,隨處可見的是拿著摺疊椅匆匆而過的群眾演員。十年後的今天,走在橫店的路上,隨處可見的是拿著手機直播、拍段子和網劇的人們。許多群演通過短視頻平臺實現了自己的“主角夢”,在網絡上擁有數十萬粉絲,不少視頻的播放量達到數百萬,比有些影視劇還牛。

每部連續劇,丹丹都要投入五六萬塊錢,她自己擔任製片人、編劇、主演。另外,道具、服裝、燈光、導演等其他劇組工作人員則是在橫店請朋友來擔任,許多也都是群演。

黃瀚旋一開始寫了一部三十集左右的古裝網絡短劇,一集大概有三四十秒。頭一兩集一點效果都沒有,沒多少人看,黃瀚旋覺得很氣餒,都想把快手卸載了。但是後來有人私信他,問他你怎麼拍到一半就不拍了。粉絲這一問,讓黃瀚旋有了拍下去的動力。他又拿起單反相機繼續拍,後來一拍不可收拾,連續拍了四部劇。

鹹魚一直沒敢告訴父母自己從北京到橫店來當群演,想著如果將來混出個名堂了,再說也不遲。來橫店之前,鹹魚以為這裡遍地是明星,有很多拍戲的機會。

群演的收入不高,一般每天只有80至100元,根本滿足不了生活基本的開支。為了贏得更好的收入和更多展示自己演技的機會,鹹魚開始接觸網絡短視頻,在快手平臺上拍攝段子或是直播。

有戲的時候,鹹魚就在片場拍攝一些花絮,沒戲接的時候,他就找一些朋友一起拍些看似簡單卻又有正能量的短視頻。現在他的快手帳號差不多有31萬粉絲,每天在快手上最少有兩三百的收入,不僅遠超群演的收入,播放量更是很容易就上百萬,點贊無數。

和鹹魚拍段子即興創作式風格完全不同,丹丹已經在快手上拍起了短篇連續劇,59秒一集,多的可以達到60多集。丹丹的拍攝團隊也比一些小成本網劇更專業,有劇本、有分鏡頭腳本,過程中還要經過多次修改。

但來了之後才發現,有戲的時候少,沒戲的時候多。大多時間都是等待,即使終於等到一個出鏡的機會,往往連句臺詞都沒有,一天辛苦下來,不僅掙不了多少錢,生活都成問題。好多群演基本上是待半年就走了,能待兩年以上的都很少。

丹丹的弟弟高考結束後從重慶到橫店給姐姐幫忙。弟弟覺得眼前的橫店和印象中的不一樣,橫店在他眼中就是一個直播村,而姐姐則是這個舞臺上的主角。

黃瀚旋在橫店的十年中,自己寫RAP、寫劇本、當攝像、做後期、配音等,幾乎樣樣都會,這讓他在做短視頻時得心應手。他每次拍完外景,就立馬回到工作室開始剪片子,他說自己是那種不能等的人,即使自己能等,12萬粉絲可等不了。

這兩年通過拍攝古風網劇,丹丹在快手平臺上收穫了近30萬粉絲,網友的支持讓她逐漸找回了自信,也變得更有激情,從前非常懶散的她像變了一個人一樣。丹丹現在成立了自己公司,全身心投入在自己的事業上,讓理想與生活達到一個平衡值。

面對互聯網,像黃瀚旋這樣的“老炮”最開始是很抵觸的,他每次在路邊看到有人搞直播、拍段子,會覺得沒出息,廢在網絡上了。後來,橫店的群眾演員玩快手的越來越多,他也經常被朋友叫去幫忙,漸漸地他發現有“搞頭”,有了新想法。

21歲的鹹魚(快手ID:XY888888)是甘肅人,4年前來到橫店當群眾演員。鹹魚從小喜歡影視表演,但無奈生計第一位,早早退學的他被父母從甘肅送到北京的飯店當幫廚,望能有一技之長。但鹹魚不喜歡廚師的工作,總感覺是在浪費時間。

橫店就像是一個人生中轉站,許多人來,又有許多人走,但像鹹魚這些能堅持、又能抓住機遇的人,才有最終留下來的機會。目前橫店的群眾演員一共有3萬多人,據快手平臺提供的大數據,地理位置標註為橫店的群眾演員超過1萬人,他們創造出海量的視頻內容,成為信息流時代的“主角”。(作者:金軻 鄭海鵬等)

這些年,橫店變化翻天覆地,但群演們的夢想卻一直未變,就是讓自己變成主角。以前,群演去橫店,只能從跑龍套開始,一點兒一點兒地熬,能否出頭自己說了不算。如今,移動互聯網給了群眾演員新的機遇,通過短視頻平臺自己拍段子、拍網劇,即使當不了明星,在網絡世界里依然有可能成為網紅。

更讓他沮喪的是周圍一圈群演朋友,沒有一個能像爾冬升電影《我是路人甲》里演的那樣出人頭地的。

七年前因為“喜歡古裝”這麼一個很小的理由,重慶女孩丹丹(快手ID:D57948051)剃了尼姑頭來到橫店開始了自己群眾演員的生涯。

黃瀚旋有著強烈的社會責任感,他所拍攝的內容大多都是熱血題材。但看似很熱血的片子,其實是一個反轉性的教育片。很多人看了他的片子會留言:“我看了你片子之後,改變了好多。現在每天在家陪著父母,好好工作。”黃瀚旋覺得自己拍的東西能有人欣賞,能感染一些人,改變一些人,這就是堅持“橫漂”的價值。

這幾年短視頻APP在橫店非常火,但丹丹一直覺得沒什麼太大的意思,直到有一次她看見橫店有個群眾演員開始用劇組的模式來操作短視頻,她覺得自己也可以嘗試一下。

剛來橫店時的滿腔自信,隨著時間流逝,幾乎快要消磨殆盡。鹹魚慢慢發現群眾演員這條路並不如自己想得那麼順利,沒有臺詞,沒有正臉,永遠就只能是跑龍套、活道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