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极速炸金花怎么玩首页 >>文化新闻>>正文

万物记忆-青年作家林为攀在《万物春生》中给出鲜活而富有价值的描摹

【台风利奇马登陆】

“置身‘世’外和置身‘世’內其實是兩個意思,你以為脫離家鄉就同家鄉置身‘世’外,但其實你的記憶都有家鄉的烙印。寫完以後,它以書的形式留存在這個世界上,看到它就會想到那段不可抹去的記憶。”林為攀說。

在日前的朗讀分享會上,談到自己的寫作初衷,林為攀坦言童年記憶一直在夢中浮現,寫作《萬物春生》原是想對童年作一次告別,也是抒發內心鬱結的一個通道。福建是一個多山的地區,放牛、種田、割稻子占據了林為攀關於童年記憶的大部分,他想通過寫作淡忘那段記憶,卻不曾想寫完後對家鄉更加懷念。

談到童年和故鄉記憶,同為寫作者的作家宋阿曼表示,“以後不論我們在哪裡成長或者在哪裡定居,童年時期最早的那種滋養或者底色會永遠跟隨自己,包括我現在寫作,可能那種思維和想象力的塑造,還有創造出來的場景,這種搭建很多都是童年的所見所聞和童年的想象力給予的。”

《萬物春生》作者林為攀(中) 高凱 攝

“雖然現在可能是文學沒落的時代,但是沒有文學,也沒有我現在的一切。”林為攀是典型的“北漂青年”,他坦言自己剛來到北京時,因為沒有大學學歷,找不到好工作,只要是文字性的工作都做,他感慨“那時候真是暗無天日”。大一退學後開始陸續投稿,曾在短時間嘗試投稿了二百多個郵箱,卻鮮有問津。2018年,《萬物春生》的出版像是劃破寂靜夜空的一道光,給他帶去了文學的希望。

中新網北京8月10日電 (記者 高凱)關於當代中國的年輕人,關於當代青年作家的漂泊,關於故土與新生,青年作家林為攀在《萬物春生》中給出鮮活而富有價值的描摹。

《萬物春生》系“90後”青年作家林為攀創作的長篇小說,講述的是發生在福建偏遠村莊關於倪家三代人的家族故事,全書以一個傻子“我”的內心視角描繪了當下一個偏遠村莊的現狀。“我”是倪氏家族的獨孫,常常陷入幻想,像一隻好奇的魚,經常被外界丟過來的誘餌勾引過去,捕魚、抓鳥、放牛、赴墟。純天然形態的生活中,時間與空間都是模糊存在的,只有動物、植物與人是實在的。

作者在《萬物春生》中以第一人稱回顧視角,用不諳世事的“我”的眼光來觀看生活,把社會生活內容淡化再淡化,把親人間的情感與生存細節進行生物自然形態式地講述,用返璞歸真式的文藝形態,展現出“瑰麗的想象力”。

而作為這本書的伯樂,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的編輯鄭筱詩談到《萬物春生》時表示這本書給了她很多新鮮的閱讀體驗,“在中國現代化建設開展多年以後,一個南方的鄉村,依然那麼多落寞,依然充斥著我們想象不到的貧窮。也許不那麼光彩,但足夠真實,足夠動人。這體現出一位青年作家的使命感。”(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