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极速炸金花怎么玩首页 >>文化新闻>>正文

角色获奖-《垃圾大战》潜移默化地让观众明白垃圾分类的重要性

【男子撞飞追砍妻子】

其實,這早已不是《垃圾大戰》第一次榮獲獎項了。這部木偶劇創作於2015年,已經走過全國多個城市巡演70餘場,多次斬獲國內和國際獎項。《垃圾大戰》劇組獲獎歸來後,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前往廣東省木偶藝術劇院採訪創作團隊,探尋這部木偶劇能夠常看常新,屢獲獎項的背後原因。

連體鐵枝老鼠偶近日,在揚州舉行的 “廣陵杯”全國木偶皮影優秀劇(節)目展演閉幕式上,廣東省木偶藝術劇院原創大型環保題材木偶劇《垃圾大戰》斬獲最佳劇目獎、偶型設計製作獎、導演獎、燈光設計獎、優秀操縱表演獎五大獎項,獲獎項目數、獲獎人數皆位居全國參展院團前列。國際木偶聯會亞太中心主席唐大玉評論道:“《垃圾大戰》首演五年來,我們見證了它的成長和獲得的獎項。這是一部非常有前瞻性、創新性的舞臺木偶藝術作品。”

廣東省木偶藝術劇院總經理、董事長潘大慶總結道,《垃圾大戰》能取得如此優異的成績,首先在於它用“接地氣”的方式演繹社會現實問題,而且舞臺形式新穎,角色的視覺形象設計吸引觀眾。最重要的是,通過動人的劇情,《垃圾大戰》潛移默化地讓觀眾明白垃圾分類的重要性,樹立環保意識。

《垃圾大戰》副導演葉小慧介紹,該劇中基本用到了所有的木偶類型。連體鐵枝老鼠偶、組合變異大蚊子偶、黑水女王大木偶、提線清水黑水偶、大皮影等都為觀眾帶來了極強的視覺形象衝擊。葉小慧舉例,為了更生動準確地呈現劇中的組合變異大蚊子偶,製作組首先製作了一比一的模型,將蚊子的生理結構研究透徹,才進行大木偶的製作。此外,備受矚目的“黑水女王”大木偶是創作團隊在傳統的川北大木偶基礎上進行創新,增大木偶體積,在木偶腰部設計彈簧,使木偶隨著音樂可以自然地後仰和彎腰,仿佛真的在舞臺上註入生命。

《垃圾大戰》導演、編劇陳萱介紹,該劇充分發揮木偶劇的優勢,將廢舊奶瓶、塑料袋、電池等垃圾擬人化,以手偶的形態出場,賦予它們人類的情感,讓它們在舞臺上說出自己的心聲,與觀眾產生共鳴,從而轉換觀眾的思維角度,帶入到劇中的情境之中。

動人的情節、個性的角色、匠心的製作和豐富的舞臺,觀眾的註意力自然牢牢地被吸引在舞臺上。《垃圾大戰》在揚州演出結束後,一位家長表示:“孩子第一次自己坐在前排獨立看戲,完全被劇情吸引,聚精會神。”

在該劇的最後,眾多垃圾小伙伴犧牲了自己,幫助主角回到了現實世界,讓無數觀眾動容,久久無法從劇情中走出。該劇導演、編劇陳萱回憶道,在揚州的演出結束後,從劇院離開的孩子們都在討論剛剛的劇情。《垃圾大戰》中沒有生硬的說教,而是以情感取勝,在觀眾的腦海中種下環保理念的種子。

好戲連臺,精品頻出本周末,廣東省優秀木偶皮影劇(節)展演在廣東省木偶藝術劇院木偶劇場上演。

另一個讓觀眾印象深刻的角色是未來城市裡的“黑水女王”,她象徵著城市裡受到污染的河涌。創作團隊為此設計了一個高達3.6米的木偶模型,和舞臺上的小小的人類角色形成鮮明的體積對比,從而讓“黑水女王”對人類的控訴和詰問更有力量。

(記者 繆璟/文 蘇俊傑/圖)

潘大慶認為,生動的形象塑造是《垃圾大戰》具有感染力的重要原因。創作團隊從自然界中提煉出了數個精彩的戲劇形象,在劇中皆有精彩表現。他舉例說,在劇中成群結隊出現的老鼠軍團、比人還大的巨型蚊子,一齣場就讓觀眾不寒而慄,給觀眾最直觀的視覺衝擊,強調不進行垃圾分類的嚴重後果。

創新舞臺設計和木偶造型許多人提到木偶劇,想到的還是形式單一的傳統木偶表演,但是廣東省木偶藝術劇院一直走在創新的前沿。在《垃圾大戰》中,舞臺設計和木偶造型都有重大突破和創新。據《垃圾大戰》導演陳萱介紹,在創作前,創作團隊特意到廣州垃圾填埋場和焚燒廠進行調研,這也為創作團隊在劇中呈現未來的廢墟城市提供了許多靈感,而多媒體影像、液壓升降台等現代科技手段的加入,也增強了舞美的現代感。

昨日上午,以廣東省木偶藝術劇院為首的各院團在木偶劇場的舞臺上盡情展現精彩絕活,也全面展示了廣東木偶戲作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與創新的成果。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在演出現場看到,廣東省木偶劇院表演的《垃圾大戰》片段一開演,就吸引了全場觀眾的註意力,尤其是小朋友們都盯著舞臺移不開目光。有觀眾表示:“一次看夠廣東木偶戲的精品節目,真是大飽眼福。”

據悉,《垃圾大戰》將於8月24日、25日,9月7日、8日上午10:30在木偶劇場再次上演,展示廣東省木偶藝術劇院的此次展演獲獎的優秀成果,為垃圾分類發聲。

拒絕說教,以情動人“垃圾分類,人人有責。”從一句空泛的口號,到精彩動人的木偶劇,《垃圾大戰》是如何做到的?該劇以現實主義題材垃圾分類為主線,通過女孩“豌豆”倡導垃圾分類過程中遇到的各種情況,和穿越未來二十年後,見證人類不重視垃圾分類所帶來的嚴重後果,從而喚醒人們對垃圾分類重要性和必要性的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