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极速炸金花怎么玩首页 >>港澳台新闻>>正文

口罩-認為不方便「揼垃圾」的結果會助長隨地掉垃圾的「垃圾蟲」

【四川男篮不敌天津】

「當初有垃圾桶啲人會將垃圾掉入垃圾桶,但暴徒攞曬嚟燒,燒完我哋用第個擺回原位,暴徒又燒,之後食環收起,我哋就慘,周圍都係垃圾。」

今年70多歲周婆婆(化名)是一名外判清潔工,負責太子區一帶街道清潔工作。她說,最討厭的就是清理一大堆暴徒留下的煙頭。「每次暴亂完我就最驚。預咗暴徒周圍掉垃圾,但大件嘅都話可以用掃把掃走,但煙頭最衰,一定要用手逐粒執。」周婆婆直言,每次執起煙頭都有嘔心感覺,質問暴徒「有無良心?」

她認為,食環署應加強宣傳,讓市民知悉垃圾膠袋所處位置。「有好多市民反映話唔知邊度掉垃圾,呢點當局要處理。」

暴亂七個月,外判清潔工工作量大增,有清潔工向記者「大吐苦水」說:「都要做㗎!人得咁多,但人工一樣,周圍都係垃圾,仲要畀人指指點點話點解有垃圾唔掃,我反問不如你嚟做吖!我都希望多啲人做,加多啲人工,但冇,可以點!多謝暴徒囉。」

有市民非常不滿衛生現況,直指罪魁禍首是過去七個月不斷破壞香港法治的暴徒。「而家周圍亂七八糟,香港變成垃圾港,全部拜暴徒所賜。」他盼望政府嚴厲執法,早日止暴制亂,拘捕暴徒,讓垃圾桶「重見天日」。

記者向多位外判清潔工瞭解情況,他們承認擺放垃圾膠袋有很多限制,直言數量一定不及垃圾桶多,認為不方便「揼垃圾」的結果會助長隨地掉垃圾的「垃圾蟲」,「垃圾袋一定要掛喺欄桿固定位置,但欄桿畀暴徒拆曬,掛唔到垃圾袋,啲人咪亂掉垃圾。」

據大公報報道,暴亂不休的香港,再現垃圾圍城。暴亂重災區銅鑼灣、灣仔、油尖旺、太子等一帶垃圾桶因被暴徒作縱火武器焚燒殆盡,食環署改以黑、白色膠袋代替,惟市民不知膠袋位置,又貪方便隨便棄置垃圾,導致街道環境衛生愈來愈差。大公報記者近日到多區觀察,只見煙頭處處,各類垃圾隨地可見,曱甴、老鼠湧現更令人擔憂的是,武漢肺炎來勢洶洶之時,街頭隨處可見戴過的口罩。有專家表示,戴過的口罩隨意丟掉在街上,可能成為傳染源。

負責清理街道的清潔工有怨無處訴,他們說,大半年來人手無多到,甚至少了,但工作量大增,他們異口同聲指:「拜暴徒所賜」。

食環掛垃圾袋替代效果差記者近日到經常發生暴亂的太子區觀察,區內主要街道如彌敦道、西洋菜南街、花園街等,都不見垃圾桶,垃圾膠袋也少見,垃圾袋主要設在弼街與西洋菜南街,以及與通菜街及花園街交界等。記者白天觀察所見,大部分垃圾膠袋即使沒爆滿,旁邊亦到處垃圾,更可見黏滿餸汁飯盒在地上亂掉。聯合廣場對開「水渠道休憩公園」衛生更差,公園旁一條狹窄通道滿布垃圾,有煙頭、飯盒、建築廢料、水樽等,烈日當空下傳出陣陣臭味,上面不時見到飛作一堆的小蚊蟲晚上的昏黃燈火下,經常見到曱甴出沒,鼠蹤閃現。

在旺角工作的陳先生說,大半年來會不時目睹戴黑口罩青年在街上亂拋拉圾,街道上亦少見垃圾桶蹤影。在尖沙咀工作的黃小姐認為,不想繼續被暴徒偷走垃圾桶焚燒而收起的做法情有可原但垃圾袋掛路邊,袋口大部分沒有打開,衍生更多環境衛生問題。

食環署發言人指,基於公眾安全理由,該署暫時移走經常出現集會及遊行示威等大型公眾活動地方的廢屑箱。該署會在可行情況下,考慮在有關地點附近的合適位置暫時設置膠袋有需要時,會加密清理膠袋,亦會繼續留意各地點情況,並採取適當行動。

食環署資料顯示,該署去年6月至11月有約1180個擺放街道的垃圾桶被人破壞,損失超過100萬元。為免垃圾桶再被暴徒用作堵路及焚燒,食環署去年在經常出現集會及遊行等暴亂街道或地區,如尖沙咀、旺角、太子、灣仔、銅鑼灣等地區,以黑色垃圾膠袋暫代垃圾桶。

地區環境衛生變差,經民聯地區顧問李思敏指出,最近不時收到市民反映,在街上目睹有人因環境衛生問題與外判清潔工發生爭執。她表示,食環署收起垃圾桶後,的確對區內環境衛生造成影響,但她希望市民不要遷怒於清潔工或相關措施。「清潔工已盡最大努力清潔街道,我哋要針對嘅係亂拋垃圾嘅人,係佢哋搞到環境衛生差,至於食環署措施,我認為係冇辦法之中嘅辦法,唔通繼續擺垃圾桶出嚟畀暴徒偷咩?」

「我哋除咗要收返啲垃圾袋外,仲要執埋垃圾蟲亂掉嘅垃圾,垃圾乜都有,有廚餘餸汁,漏出湯汁飯盒等。」她坦言,最近兩個月衛生環境確較以前差。

周婆婆稱,以往有垃圾桶時工作較輕鬆,但自從食環署收起垃圾桶後,工作變得困難,亦變得繁重。

垃圾袋位置少人知食環署應加強宣傳

清潔工與市民怨「暴徒所賜」近日武漢肺炎來勢洶洶,街上戴口罩的人也多了很多。大公報記者昨日到瑪嘉烈醫院及廣華醫院觀察,見到使用過的口罩被丟在地上,無蓋垃圾桶內堆滿使用過的口罩。醫學會傳染病顧問委員會主席梁子超稱,出入高危環境如醫院後,戴過的口罩隨意丟掉在街上,可能成為傳染原。他建議醫院應於出入口當眼位置擺放有蓋垃圾桶,輔以廣播提醒,或派職員提示市民,把口罩棄置於有蓋垃圾桶後才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