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极速炸金花怎么玩首页 >>港澳台新闻>>正文

醫院Dirty-「好似沙士时全城齐心打赢这场疫仗」

【雷神山医护写的诗】

圖:胡志遠醫生指抗疫路漫長,要趕絕病毒,最好的靈丹妙藥是社會上下團結、醫護同心抗疫

一個個醫護「死士」中招倒下,胡醫生只是勇字當頭:「其實我都驚,但部門一半醫生病咗,幾乎癱瘓,我諗都無諗就入咗去(Dirty Team)。」3月底,沙士在淘大花園爆發,隨即瑪嘉烈醫院在短時間內接收逾百名沙士病人,一日內有20至30人轉送深切治療部,病毒兇猛,ICU主管亦中招,「當時成個醫院淪陷」。

如今中國內地對抗新冠肺炎的寶貴經驗已分享給伊朗、意大利等國;病毒無疆界,無分種族、年齡、政見,面對漫長抗疫戰,胡醫生希望大家也無分彼此對抗病毒,「好似沙士時全城齊心打贏這場疫仗」。

這場「集體噩夢」追溯回17年前威爾斯親王醫院的8A病房。2003年3月4日,一名感染沙士的病人入住威院8A病房,醫護界當年對新疫症的陌生,視為普通肺炎處理,不久8A、8B病房的醫護陸續出現發燒和咳嗽症狀。當年胡志遠剛於威院完成腸胃專科的醫生訓練,並獲研究獎學金,正值自修假期(Study Leave)展開他的醫療研究,但沙士疫症令他回到前線。

現時新冠肺炎病毒肆虐歐美,香港的疫情已開始走出風眼。回顧過去抗疫歷程,驚心動魄,先後有醫護罷工、口罩及防護衣供應緊張,黑衣暴徒至今仍向指定診所掟汽油彈。內憂未完全停止,境外輸入個案等外患卻日日有。當年首批抗擊沙士(SARS)的志願醫生胡志遠強調不能對疫情鬆懈:「大敵(病毒)仍然當前,唔可以輸個陣」,現於中大醫學院內科及藥物治療學系培育前線醫生的胡教授,指抗疫路漫長,要趕絕病毒,最好的靈丹妙藥是社會上下團結、醫護同心抗疫,他希望「好似沙士時全城齊心打贏這場疫仗」。\大公報記者楊州(文、圖)

惟過了幾天病人有增無減,醫護人手變得緊絀,主管決定分兩隊人手,一隊Dirty Team負責受感染個案,另一隊Clean Team處理其他病情,以防病毒傳染到普通病人。胡醫生是Dirty Team「死士」:「幾好彩,我是腸胃科極少數無中招嘅醫生,那段時間做研究,就似偷襲珍珠港,剩底幾隻戰艦拖出去受訓一樣。」

「敵人(病毒)不會和你分種族、年齡、政見,我哋都要好似敵人那樣不分種族、年齡、政見才能打贏。」上月發生醫護罷工一周,當年首批報名自願參加Dirty Team照顧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簡稱沙士患者的胡志遠教授有感而發。

中招醫生帶病支援同事但不幸的消息一個接一個,屯門醫院胸肺科醫生謝婉雯與男護士劉永佳因搶救沙士病人受感染,先後殉職。當年胡醫生亦曾灰心,「覺得香港玩完了」,但他的導師沈祖堯在病房身先士卒,每日第一個巡房睇症,凝聚士氣,「醫護幫同事嘅心好強、病人幫我哋打氣,社會捐口罩又寫心意卡到醫院」。疫症醫院內外團結一致,胡憶述當時很多醫生即使患上沙士,輕症的都來支援同事,包括餘卓文醫生帶病為沙士病人進行心臟超聲波檢查、王紹明醫生康復後研究出沙士血清,沙士血清抗疫的經驗,承傳至今次用新冠肺炎血清抗疫。

諗都無諗就入了Dirty Team

中大醫學院決定派人支援瑪嘉烈,胡醫生便與譚麗珊醫生一同到醫院睇症,分享威院經驗,不過出發前的4月1日,他曾感到身體發熱,「以為係受感染,好彩係虛驚一場」。

2003年3月10日上午,胡醫生接到時任內科部門主管沈祖堯的電話,得悉8A病房約近大半的醫護、病人無故發燒,隨即中午召開部門緊急會議。胡醫生憶述短時間內大半個病房的醫護發燒,他的第一反應是擔心空氣傳播的疾病。惟召開會議當日下午,再有近20名醫護受感染,他們原先開會的威院二樓會議室改為發燒診所,胡醫生在發燒診所和急症室觀察病房兩邊走,「多數腸胃科同事中招,第一批受感染嘅病人都係同事,出現肺炎症狀如發高燒和咳嗽。」